七星彩中奖号码

中国石油
首页 > 环境与社会
感动 2011石化生活细节
打印 2019-08-13 23:34:17 字体: [大] [中] [小]
感动 2011石化生活细节

编者按:

在即将过去的2011年,曾有无数个生活细节,让我们感动,在那些纷繁的镜头中,我们采撷八个小小的瞬间,和你共同回忆,那些真实发生在你我身边的故事,那些默默无闻的普通人,那些刻在我们记忆深处的温暖!

“您扶着我的肩膀!”

11月17日,冰雨路面。

清晨,小区的路面结了一层薄冰,人走在上面,一走一滑,举步维艰。

卧里屯黄楼小区内,张大妈带着孙子一出单元门,就“妈呀”了一声,“这啥地啊,咋走啊。”说归说,可是送孙子上幼儿园可不能耽误。张大妈扯着小孙子几乎是一步一个出溜滑地往前走。老人怕摔,孩子还走不稳。老人才走了几步的距离,竟出了一身的汗。

“实在不行,回去吧。”老人刚打了退堂鼓,脚一滑,孙子摔倒了。

“大娘,别动,我来。”随着一声喊,一名保安员紧赶慢赶地跑过来。

“是上幼儿园吧,到小区外有三轮车就好了。”她抱起小孩,“我送你们。”

“谢谢啊,姑娘。”张大妈高兴地说。

“您拽着我胳膊。”她说。张大妈挎住她的胳膊,依托着她的扶持,慢慢前行。

“大爷,大爷,你等等。”前方,一个要出门的老大爷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赶到大爷身边,她才发现并没有多余的手去搀扶这个同样需要帮助的老人。

“您扶着我的肩膀,咱几个一起走。”她还是想到了办法。

在那天清晨,寒冷的晨风里,过路的行人都不会忘记那样的一幅场景:穿着保安服的她,抱着一个小孩,搀着一位大娘,而另一个老大爷扶着她的肩膀,老少四人,稳稳地走在镜子般的路面上。

她叫杨梅,是兴化保安队的保安员。

11月17日、18日,薄冰路面,让人们惴惴不安的同时,却收获了许多别样的真情。

三百个表扬电话

5月19日,暴雨过后,大部分石化小区一片汪洋。

龙凤保洁的服务热线正响个不停:

“我是十六栋的居民,一个姓姜的保洁员把我背过了及膝高的积水,使我按时到达了单位”;“我是厂前114小区的居民,早上我们小区保洁员赵薇薇站在冰冷的水里,帮居民扶着被风刮得乱晃的小区大门,方便车辆出行,她看到我穿着怕湿的鞋子犯难,二话没说背起我这个身高170多厘米大块头到了路对面,我真是不知怎么感谢她了”;“你好,我是一位出租车司机,刚刚路过大家乐门前时,车牌被水冲掉了,是一位扫大道的,帮我捞出来的,我问她叫什么,她也不说,帮我谢谢她”;“我是一小的学生家长,我领孩子上学,学校门口这条路都是水,车都被淹了,我刚打开车门,一位保洁员就帮我把孩子接过来,背到了校门口,孩子的脚一点都没沾着水,真是谢谢,这也不是人家该干的呀,这保洁员心眼真好!”;“我是129#楼的住户,我上班时路上都是水,是一个叫李桂珍的保洁员把自己的靴子让给了我,我没有迟到,一定帮我谢谢她呀”……

因为昨夜的暴雨,石化生活小区内多处积水,暂时无法排出,影响了部分居民的出行和学生上学。保洁公司的员工上岗后,在积极的推水、清理路面的同时,自发地背居民趟过深水,有的还把自己的靴子让给居民,自己却站在冰冷的水里。很多居民感动得热泪盈眶,用颤抖的声音打来电话,表达着感谢和敬佩的心情。

据不完全统计,仅19日一天,物业保洁员将过路的学生和着急上班的居民背过积水上百人次,在水中捞起车辆号牌十余个,帮助捡拾掉在水中的物品几十件。

物业管理中心保洁、保安、物业所等各基层单位,因义务帮助石化居民而收到各种表扬电话累计300余个。

为农民工停一次车

11月4日,天气格外寒冷。

报社站的三路站牌,只有我一人在等车。远远地,一群外地农民工走了过来。和所有镜头中的农民工一样,他们穿着污渍斑斑、早看不出本色的迷彩服,头发凌乱,这一群人有老有少,用浓重的口音议论着什么。显然他们低估了东北的寒冷天气,各个冻得缩头抱膀,脸颊绯红。

他们不时冲着路上的车辆挥手,而那些车辆毫无例外地呼啸而去。他们好像走了很远的路,非常疲惫。却只能沿着这条路,继续往前走。

一辆23路公交车开过来,他们再次冲到路边,摇晃着手,可是车没有停。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开口,眼看他们走过三路站台,继续走远。

三路车来了,开门上车。车上温暖。我的目光忍不住透过车窗去看那些疲惫的路人。终于,在车将靠近二罐区站台时,又看到了那群农民工,他们也看到了缓缓驶近的三路,他们拼命地挥着手。

天已经很黑,风也更冷。再看不到有什么公交车的影子,这辆车的出现,给了他们希望。

“师傅,给他们停一下吧。他们好像找不到站台啊。”乘务员喊开车的司机。

车缓缓地停了。乘务员打开车门。他们拥挤着上了车。一时,车厢里响起他们嘈杂的口音。

“多少钱?”一个年纪最大的,用口音极重的普通话问,并将手中攥得已经有些发皱的一张百元票子递给了乘务员。

“二罐区是分区点,一元一位。”乘务员数了一下人,“8个人,收8元钱。”乘务员麻利地撕票找钱:“后面有空座,坐一下。”

这些农民工互相望了望,仍是挤在门口。“我们干活脏。”掏钱买票的农民工有些不安。

“干活哪有不脏衣服的,没事,坐着安全。”乘务员微笑着说,很自然,没有同情,也没有怜悯。

这些人忽然安静下来,不再用家乡话议论什么。

买票的农民工扑落了一下衣服,在最近的一个空位上坐了,其他的人,也找了空位,坐了。

车子继续行驶,很安静。

车子驶近工程公司站,随着乘务员的报站,那些农民工都纷纷走近车门。

车门开了。乘务员说:“请走好。”

年纪最大的农民工最后一个下车,他走到乘务员跟前,说:“谢谢。你们是惟一给我们停车的。”他下了车,挺胸抬头地走在夜色中。

车缓缓开动了。

透过车窗,我看见那些农民工仍在看着车的方向,外面依然寒风凛冽。我想,他们可能还在留恋,这亮着灯光的车厢,曾带给他们的温暖。

后来,我特意询问了客运中心的人,记住了乘务员的名字,她叫张翠萍。

“是乘务员阿姨的手机!”

10月8日,石化公司三路公交车上。

“妈妈,你别担心,因为堵车了,所以才会晚这么长时间。我们还都在三路车上呢。是乘务员阿姨的手机。”初二的小雨,挂断手机,将手机还给乘务员李玉:“谢谢阿姨,我妈说,非常谢谢你。”

李玉笑了,“不用客气。还有谁需要用手机?”她举起手机,轻轻晃动着,“用我的手机给家里报个平安吧。”

在52165 三路公交车上,20 多名中学生陆续从乘务员李玉的手中接过手机,向家里报平安。半小时前,三路车途经厂西附近大广高速桥下路段时,遇到严重堵车,因此晚点了一个小时。到18时暮色已沉,以往此时,乘车的学生们早已到家。

“阿姨,您有手机吗?我想给妈妈打个电话,我这么晚没到家,她一定特别担心!”一个小女孩用期盼的眼神望着乘务员李玉。“这孩子真懂事,那你赶快打吧。”李玉没有丝毫犹豫,拿出手机递给她……这就是文前发生的一幕。随后,李玉的手机就像“接力棒”一样在20 多名学生的手中依次传递着,期间还不时有家长回打的表示感谢或是询问详情的电话,李玉一面向家长说明情况并安抚家长不要担心,一面答应家长照看好车上的孩子……

“谢谢”、“不用谢”的声音此起彼伏,就在那一刻,原本因堵车而显得烦躁的车厢内,人们的脸色慢慢变得平和,悦耳的手机铃声不时回荡在车厢里,犹如天籁。

温暖的手

8月19日下午,龙凤湿地大桥。

一群特殊的参观人群,让游人不断回眸。刘玉萍无法克制自己的激动,抓着吴成凤的手,再一次泪流满面:“是你们的爱撑起了我们的家。”

刘玉萍是腈纶厂回收车间一名普通工人的遗属,七年前,丈夫因车祸去世。她身患疾病,生活基本不能自理,家里惟一的支柱突然离世,让她和女儿几乎失去了生活下去的勇气。就在她抱着女儿痛不欲生时,一双温暖的手,握住了她冰凉的手:“刘姐,有我们呢,有厂子呢。”说话的,正是丈夫的同事吴成凤。

时间慢慢走过,七年的时间,不长也不短,但那双温暖的手却从不曾放开。腈纶厂全厂员工为她捐款四万元,工会和车间每一个节日都会来嘘寒问暖,困难补助金按时发放,更有腈纶厂“爱心小组”的员工坚持每周来她家为她做家务,修缮门窗,买米买菜,陪着娘俩谈心。刘玉萍在一双双温暖的手的扶持下,走出了心理“困境期”,她开始用心生活,用心抚养女儿。

8月19日这一天,她在腈纶厂回收车间党支部书记吴成凤和工会主席马玉华的搀扶下,第一次走上了湿地大桥,呼吸着大自然的清新空气,看着家乡的美景,握着周围这一双双温暖的手,幸福的泪尽情流淌。

“顺路”送我的人

5月18日,今夏最大的一场暴雨。

我和孩子出门时,尚不知整个小区已经“水漫金山”,抱着孩子站在楼下,我不禁踌躇。门前一辆私家车,正要启动。司机忽然推开车门,问:“上哪去啊?”

“回黄楼。”我说,以为是认识的人,透过雨雾看去,一张完全陌生的脸。

“真巧,我们也住那儿,上车吧。”副驾驶座位上的大姐笑着说。

“真的,太好了。”我忙抱着儿子上车,没想到雨下这么大,可是孩子非要回家。

外面的街道上,水已经很深。瓢泼的大雨瀑布似地洗刷着车窗,外面一片朦胧。原本五六分钟的路程,竟开了十多分钟,一路上,大姐逗着孩子,和我聊着天。

车缓缓驶近小区大门。“你们住哪里啊?我在附近下就行。”毕竟是陌生人,不想添太多麻烦。

“那哪行。”司机大哥说:“雨太大了。”

虽然觉得麻烦,但是想到反正他们也住在院内,我还是将详细位置告诉了他,可是,他对楼号还是有些茫然。最后,在我的指引下,车终于停稳在我家单元门前。

我们母子安全地进了单元门,他打了一声喇叭,启车而去。我觉得很庆幸,这么大的雨一定不好打车。

过了两天,我回母亲家去,真巧,又看到那辆白色的私家车停在楼下,一个小朋友正在车上玩。

我走过去打了个招呼:“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啊,阿姨家也在黄楼,可是好像没见过你啊?”

“我家在东城领秀住。”小家伙说。

我有些疑惑:“这是你家的车吗?”

“是我爸的车。”

我愣了。那么,在那个滂沱的雨夜,在送我们母子回到家后,这辆车又回转车头,驶向了东城领秀吗?

只是可惜的是,当时未曾记下车的号码,也未曾打听到他们的姓名,但是,那辆白色的车,让我每每回想,都倍感亲切。

第18封表扬信

尊敬的物业领导:

我叫阎振久,是卧里屯物业二所所辖小区821-2-203住户。2011年11月25日晚十点左右,我家卧室的暖气片突然爆裂,家中只有我和老伴,我们又惊又吓,不知怎么处理,只能看着热水四处喷溅。匆忙中,我们给物业所打了一个电话。想不到的是,卧里屯物业二所的值班人员不到5分钟就赶到了我家中,并及时关闭了阀门。

随后,所长刘庆山、所长助理尹德高也来到了我家。当时刘庆山正在发烧,不断地咳嗽。我劝他回家休息,他却不肯,而是忙着指挥抢修。他看到我们老俩口好像受到了惊吓,就不断地安慰我们,并告诉我们应急防范措施和处理的办法,告诉我们可以考虑将衣服架、饭桌等易挪动的物品在晚上休息前放在暖气片与床之间,万一泄漏可阻挡热水喷射到床上,避免烫伤。我和老伴连连点头,今后我们也能安心入睡了,心理上也得到了安慰。

他们一直忙到次日凌晨两点左右,将暖气片完全安装好,他们怕我和老伴滑倒,又将室内的积水全部清理干净后,才离开。这时,他们身上的棉服都几乎湿透了,脚上的鞋也泡湿了。我留他们喝口水,他们都没喝。

物业所有这样的领导、员工,这是我们小区居民的幸福,他们真是我们居民的贴心人。

这样的表扬信,物业管理中心接到40封之多,而表扬电话更是每日都会接到。

“大爷,您慢点走”

检测公司的徐激扬在11月18日的日记中写道:

这是今冬的第一场雨,因天气的寒冷,雨结成了冰,我推着自行车艰难地走在人行道上,突然被眼前发生的一幕吸引了:

一辆载满了乘客的23路公交车正停在石化五区站牌处,等待一位年约七旬的老大爷,他步履蹒跚地向车门走着,而一位刚刚从车上下来的石化女工模样的女士轻转身,扶着老人将他引领并扶持上车,车门静静地敞开着,车里的人们静静地等待着,司机没有鸣笛,乘客没有一声的催促和埋怨,老人也没有一丝的不安与焦躁,所有的一切都静静地发生着,时间似乎在这一刻凝固,人们似乎在这一刻忘记了奔波与烦扰,一切归于和谐与宁静。车门在我眼前合拢,车缓缓起步,慢慢地驶离了我的视线,而我的心却被深深地感动了。

2011-12-30 来源: 责任编辑:

本文由http://www.popsuede.com/huanjingyushehui/1923.html原创,转载请备注出处谢谢配合!

下一篇:大庆石化公司及大庆石油化工有限公司废旧包装桶竞价销售(二次)上一篇:聚乙烯新品俏江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