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彩中奖号码

中国石油
首页 > 企业英模
粉色的泵房
打印 2019-08-14 00:11:06 字体: [大] [中] [小]
粉色的泵房

看着眼前粉色的蘑菇似的房子,我有点不敢相信,这就是污水站。

“刚粉刷不久,看着还行吧。”龙凤物业二所副所长王立阳介绍说。

他过去敲门,没反应,他拿胳膊肘砸,铁皮门哐哐响,“可能在泵房里呢,里面噪音大。”

龙凤物业二所污水站位于厂前24栋和16栋中间,负责40栋居民楼污水、雨水的外排任务。现有在岗泵工三人,周焕文、李红艳、丁宝玲都是女员工。只有这个污水站正常运转,才能保障所辖居民的正常生活。污水站环境艰苦、工作枯燥,稍有松懈,就会酿成事故。但是从建站至今,该污水站从未发生过淹泵事故。

门终于打开了,今天当班的是李红艳。

她穿着工服,很利索,一只手还拿着黑塑胶的手套,我想和她握手,她往后退了一下,“我擦泵呢,手脏。”她笑着说,声音响亮。屋内一股刺鼻的气味袭来。

狭窄的休息室从门到对面墙的距离是三步,从我靠墙坐着的椅子到拉门,只有一步。拉开门,屋内立刻充满了轰隆隆的机器运转声。一股更浓重的臭味也扑面而来。穿过这道拉门,走过隔离间的三步距离,就是污水泵间。石灰地面上,大小四个污水泵及管线将本就不大的空间填得更满,轰隆隆的机器声甚为刺耳,而那股浓重的臭味就更加清晰,好像家里下水道返水时的臭味。

泵房内左侧最显眼的是一个敞露的蹲便,砌在水泥地上。注意到我的目光,王立阳过去比划道:“这个厕所也是刚修好的,很快会在这周围做个挡板。”他又指着裸露的石灰地面和已经坑洼不平的泵台说:“这地面和这上面都贴瓷砖,到时候环境能更好点。”

我问李红艳:“你们上班具体都干什么啊?”可是声音立刻淹没在机器的轰鸣中,我只好提高了声音再问一遍。

李红艳领我穿过两泵之间仅容一人通过的缝隙,我低着头,避开头上的管子,顺着她手指的方向,往下看,一个窟窿,里面是浑浊的污水,一股恶臭让我屏住了呼吸,退后一步。她却探头仔细看着,又蹲下身子,来回看了几遍说:“现在水位挺低的,正好,再抽一会儿,就能停泵了。”仿佛完全感觉不到那种臭味。

这就是她说的“看窗”,她每天最起码要看十几遍。观测、开泵,观测、关泵……每天的工作就是这样循环,枯燥、乏味,却不能也不敢有一丝松懈。

回到休息室,拉上门,将轰隆声隔离了出去,我长舒一口气,在这说话终于不用喊了。但是那股难闻的气味依旧存在。

“这地方真小啊。”我感叹,而且还有这种怪味。

“挺好的,这是去年修的,原来比这差多了。”李红艳笑着说道,污水站的味能好得了吗,时间一长我们都闻惯了。”

她说,她在这个岗位工作已经十年了。

“工作没什么难的,只要有责任心就行”。

比如说,今年夏季的那场暴雨。因为水量大,污水不能及时排出,从污水管道漫上来,灌得泵房里的水都到了小腿肚。怕水淹泵,她一会开抽水泵,将屋内的水往外排,一会又得换开污水泵,抽污水。来回交替,她紧张得不行。不敢太长时间开抽水泵,怕影响污水排放,关了抽水泵,又怕水位上升淹泵,她就不停地拿桶往门外淘水。

水冰凉,她泡到脚抽筋,摔倒在污水里,顾不得擦,顾不得揉,爬起来接着淘……化解了一次又一次的危险,水位始终控制在泵位以下,没有发生任何事故。

她早上来接班,一直干到第二天早上交班。

采访时,周焕文也过来了,她有些感冒,今天本来休班,因为刚下了雪,她特意过来一趟。

污水、雨水排放量直接关系到这个污水站的劳动强度。下雨、下雪、逢年过节就是她们最担心、最紧张的时候。半夜冒雨、冒雪往单位赶,逢年过节在泵房过,都是再正常不过了。要是赶上污水量大,连着几天都得耗在岗位上,要昼夜不停地向外抽水。休班还要上岗,对污水站的三个姐妹来说,很正常。

“就怕淹泵。那可是大事故。不过,我们这个泵站从成立到现在,还没发生过一次淹泵事故呢。”

周姐和李姐提起这事儿都感到很自豪。

“就是自己上心呗。规定上说两个小时巡检一次,但要是赶上污水量大,基本上是隔一会儿一看,三五分钟一看……”

去年冬天雪特别大,李红艳连着在岗上耗了两天,回家后饭也没吃,工服也来不及换,就倒在床上睡着了。女儿回来时,把她喊醒,埋怨她说,“不是跟您说了嘛,回家一定得换工服,您衣服上那味儿太呛人了。”看着妈妈疲惫的倦容,女儿又心疼了,打来一盆热水,让她泡泡脚,并下厨给妈妈做了一碗热汤面……

无论家人理解还是不理解,支持还是埋怨,周焕文也好,李红艳也好,还是坚持着自己的信念,因为既然干这活了,就得干好。

2011-11-29 来源: 责任编辑:

本文由http://www.popsuede.com/qiyeyingmo/3456.html原创,转载请备注出处谢谢配合!

下一篇:大庆石化公司2017-2018年用单、棉皮手套代储采购项目招标公告上一篇:公司安全平稳生产向“五一”献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