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彩中奖号码

中国石油
首页 > 文化活动
五一策划之二  坚守:释放的能量
打印 2019-08-13 22:55:38 字体: [大] [中] [小]
五一策划之二  坚守:释放的能量

编者按:在大庆石化有许多鲜为人知却艰苦的岗位,在大庆石化有一群默默无闻却无私奉献的员工。在十三米的地下作业、在易燃易爆且有剧毒的环境巡检、在偏远农村与城市之间往返……那里的工作环境虽然常人无法想象,却仍有一群人默默工作在那里,在那里释放着自己全部的能量。在“五一”劳动节前夕,让我们共同走近艰苦岗位,走近几十年如一日工作在那里的人们。

白天不懂夜的黑 4月19日,中午12点,当室外艳阳高照时,我们顺着窄窄的铁悬梯,一路向下,这里是通往热电厂燃料车间一号输煤皮带岗最近的路。 那里没有“白天”,在漫漫“长夜”中一盏盏灯光的映射下,空气中煤粉飞舞。我们深深吸口气,胸部有些发闷,地下含氧量较低。头顶不时滴着水,地上潮湿阴凉,四周墙壁也因潮湿沾满煤粉,左右两条黑黑的输煤皮带笔直伸向远方,机器的轰鸣声震耳欲聋。这个常年只有黑夜的地方,是大庆石化公司原煤进厂的第一道输送关口。 一号输煤皮带岗位职责是将入厂原煤,通过叶轮给煤机扒到运输皮带上,再由输送皮带将原煤运到筒仓、原煤斗和煤场。岗位实行5班3运转,每个班一名值班员。 此刻,皮带正源源不断地向前方输送原煤。白班值班员董效英身穿连襟斗,带着防尘面具,正站在皮带旁,仔细监护原煤在皮带上的输送情况。董效英师傅48岁,在这个岗干了已经十多年了,多年来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他能在阴暗的光线下迅速发现各种问题。 “岗位操作并不复杂,但必须有高度的责任心!”董师傅介绍说,“如果不用心观察,不及时调整,皮带上的煤过多容易压皮带;皮带里如果有杂质容易划皮带、甚至造成皮带跑偏,那可就麻烦了!不但输送中断,影响翻车的效率和安全生产,还易损坏设备,严重时要用人力将原煤从皮带上清理下去。” 说完这番话,董师傅顺着皮带继续向前走去。翻一车煤要在这个“隧道”中行走170米,这个班共翻了25节车,相当于4250米。值班员除了吃午饭的几分钟之外,都要在运输皮带前坚守。 在陪伴董师傅巡检的两个多小时里,黑暗、粉尘、劳累、孤独迎面向我袭来,脚下升腾起一股凉气,慢慢向头顶窜,不一会儿,开始浑身发冷。空中飘浮的煤粉黏在脸、脖子的皮肤里,头顶时而滴落的水滴,打在安全帽、工服和鞋子上。我开始怀念地面耀眼的阳光、鲜香的空气、清新的厂房,还有笑意盈盈的同事们。 “已经习惯了!”董师傅说自己原来是个很喜欢热闹的人,但在这个岗位上呆久了,一个人吃饭、一个人操作、一个人巡检,自己的性格也慢慢发生了变化,现在觉得清静似乎更适合自己。 即使是室外零上三十度,在地下十三米,也要穿棉裤棉鞋,否则,呆不了多久,腿就会冰的隐隐作痛。冬天时,赶上煤黏,就更麻烦了。 如果不来到这个岗位,真的很难想象这里的艰苦程度。但这些并没有使董师傅想过离开,他说:“再苦的工作岗位也得有人干,何况,我已经习惯了,不觉得苦和累。”这突然让我想起这样一句诗: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 (通讯员 荆莉)在刀尖上安全行走 “剧毒、易燃、易爆”,二十多年来,在对朋友介绍自己的工作性质时,这是刘长富说得最多的六个字。身为化工二厂丙烯腈车间班组长,日复一日与剧毒品打交道,如同在刀尖上行走。一次次地突遇险情,一次次地化险为夷,刘长富用细心、精心和真心维护着装置的安全生产。 “五一”劳动节之际,笔者跟随刘长富,带您走进丙烯腈装置,体验刘师傅26年的执着与坚守。 7点40分,交接班会开始了,这是刘长富心中很重要的会。“当天的工作重点、现场作业、安全防护都要跟大家交待好,最重要的是叮嘱安全事项。在丙烯腈装置工作,一个小疏忽就可能付出生命的代价。所以,一上班就要多强调安全,把大家伙儿的神经绷紧点,让大家迅速进入工作状态。”据他介绍,装置内有氰氢酸、丙烯腈等十余种剧毒、易燃、易爆、强腐蚀的介质,是公司安全生产难度最大、安全工作风险最高的装置之一。看到整齐摆放的防毒面具和报警仪,听着刘师傅大着嗓门反复强调的安全注意事项,笔者也不由地紧张起来。 “班长虽然官小,但能力不能小。”在刘长富心中,当班长最重要的是练就火眼金睛,能看出别人看不出的“病症”,听出别人听不到的隐患,摸出别人摸不到的问题。 氢氰酸泵房,一个令人闻之色变的地方。看着门前的骷髅头标识和剧毒警示牌,想到号称“闪电毒药”氢氰酸的剧毒性,笔者明显感觉心跳加速,手心出汗。只见刘长富佩戴好防毒面具、手持氢氰酸报警仪,在岗位员工的监护下,来到泵房内检查。他告诉我们,如果泵房内发生氢氰酸泄漏,操作人员必须身穿防护服、佩戴空气呼吸器,办理好作业票,在监护人的监护下进入泵房作业。而这种高危性的作业,他已执行过二、三次。“如果吸入高浓度的氰氢酸,中毒者会迅速死亡,所以第一次处理故障时我也害怕。但事实证明,只要做好安全防护措施按照操作规程操作,安全就有保障。” 跟着刘师傅在装置里走了一大圈,忐忑、紧张、恐惧的心情始终伴随着笔者,看着随处可见骷髅头的警示标牌,笔者一心想尽快离开现场。在这样的环境里,刘师傅却一守就是26载,从未萌生过离开这套装置的念头。他说,装置就像人一样,你精心照顾它,它就会用安全和效益来回报你。如今,丙烯腈装置已连续安全运转20多年,作为装置的守护者,他内心常常涌起骄傲和自豪。  (通讯员 刘秋雁)寂寞坚守释放正能量 老陈所在的青肯泡岗位位于距离石化厂区42公里外的安达市羊草镇火星大队崔家屯,听这名字就知道,那地方条件好不到哪儿去,可那里的“战略地位”却相当重要,因为公司环保窗口——污水排放监测站就设在那里。 这“山高皇帝远”的地方,虽然清苦,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胜任的。因为肩负着公司环保重任,这里需要的是敬业、有责任心,又吃得了苦的人。老陈名叫陈殿海,是水气厂污水一车间的一名员工,今年51岁。4年前,车间领导找到原泵站班长老陈,希望踏实、负责的他能够到青肯泡工作。老陈二话没说接受了任务,一干就是4年。 监测站只有3名员工,每班1个人,一个班10天。因为位置边远,没有直达车,每次上班,老陈要先到安达,再转乘小客到崔家屯,下车后走上1公里才到住地。那是一处独门小院,砖房窄小的厨房里摆着破旧的电磁炉和一小盆吃剩的白菜炖土豆,墙角杵着一个硕大的储水罐;卧室里两张床,一张桌子,一台坏了的“大头”电脑,还有一台旧电视,陈设简单的不得了。因为井水不达标,每隔十天半月,厂里会运来几桶纯净水供员工饮用。如果赶上天气不好,车辆难行,就只能对付喝井水了。 老陈的工作地点在1公里外,氧化塘边简陋的板房就是公司环保采样点,板房内装有氨氮分析仪、环保数采仪等多种仪器,可将数据直接上传到省、市环保监测站。每天早上6点,无论刮风下雨,他都要到采样点巡检,查看氧化塘是否损毁,水质有无异常,并抄下仪器上显示的COD、PH值等数据,之后打电话给分厂调度室,一是报数据,二是报平安。 监测站用电归安达市电业局管,电路故障时有发生,每到断电,老陈必到采样点查看。冬天断电后,如不能立即恢复,老陈就借屯子里的手推车,装上煤气罐,推到采样点,用炉盘烤,使采样点室温保持在15-25度之间,以保证仪表正常工作。而此时,老陈就只有在板房外挨冻了…… 条件艰苦是一方面,更难熬的是寂寞。偌大的地方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只有一条小狗为伴。“艰苦也好,寂寞也好,能够为环保事业做一点贡献,辛苦一点也值得。”朴实的话语透着暖人的力量,释放出的是投身环保、敬业爱岗的正能量。  (通讯员 孙晶)“我骄傲,我是修车工” “宋师傅,这怎么弄啊……”28岁的王磊急得脸通红,油污的大手用力地抓着维修客车的水管。“你放手,看我给你示范,安水管得需要巧劲儿。”同样是一双黑手看似粗糙,却灵巧地完成了动作。 4月23日,记者来到客运中心维修车间,班长宋德建正给青工示范,满身油污的班组成员把59岁的宋师傅围在了中间。宽敞车间里,弥漫着一股汽油、柴油混合后的怪味。 宋德建是四川人,话语中略带乡音。怕记者听不懂,维修车间的张书记当起了“翻译”。在愉快的交谈中,记者渐渐地了解眼前的这位老班长。40年修车工的职业生涯,快退休了依然身体力行,那份对职业的坚守令人由衷的敬佩。 1972年,年仅18岁的宋德建在部队学习了汽车修理技术。转业后,他来到石化公司,当上一名修车工,这一干,就是40年。飞驰的车轮、轰鸣的发动机,那些青春岁月里,有着多少难忘的记忆。夏天,围着火烫的发动机,每个毛孔都拼命地出着汗,车尾气的味道直钻鼻孔。冬天,躺在车底修车,冰凉的地面刺骨地冷,从车底下钻出,他常常是灰头土脸。 阅读资料,钻研修车技巧,肯吃苦又勤奋的他成了维修车间的技术大拿,经他手修理的车辆多达上千台次,用宋师傅的话说“没有一次返工”。从运输处客运二队到现在客运中心维修车间,他当了30年的班头。负责客运车辆的维修任务,他深感责任重大。“晚上睡觉都想车辆的状况,哪怕是一个小小的螺丝也不能疏忽。”宋师傅平和地说着。 “能当一名技术工人,保障客运车辆安全正点出行,工作又得到单位领导和周围人的认可,我很骄傲。”当问起宋师傅修车生涯中感触最深的是什么,他满脸自豪地说,“‘五一’不出门,节假日,我得准备着随时加班,修理车辆。”这个“五一”,宋师傅依然守卫在他的修理岗位,坚守中传递着正能量。 (记者 王晓静)32场大雪的考验 今冬雪大,32场大雪给人们的出行带来了诸多不便,也给保洁员工清雪带来了极大难度,但她们不畏困难,保质保量完成了清雪任务,多次受到公司领导表扬。在“五一”节来临之际,让我们走近她们,去感受冰雪带给我们的“热能量”。 走进南小区环卫队,三八红旗班组、双文明建设先进班组、石化公司先进班组……一个个红红的证书摆满了窗台,在更衣室,一件件摆挂整齐的工作服让笔者感动,那耀目的橘红已经洗得发白,风吹雨淋,烈日暴晒,岁月的洗礼让它们失去了鲜艳的色彩,平凡的故事诉说着它们曾经的辛劳。 冬季清雪是保洁工作中最辛苦的。蛇年前后的32场大雪考验着保洁员的意志,半夜零点开始清雪对于保洁员们来说已是家常便饭。大雪三天清完,小雪当天清完,赶上连天的大雪,为了不影响清雪进度,她们就住在单位,以便雪停时能够及时开始清雪会战。累了,在椅子上打个盹;饿了,啃口冻包子;渴了她们却不敢喝水,因为在清雪路上没有卫生间。呼出的哈气冻了一层又一层,她们顾不上擦一把。室外的低温让她们的手脚很快麻木,她们却没时间进屋暖暖。32场大雪,32场考验。队里78名保洁员在最短时间内将负责的81栋住宅楼、365个单元、8条公路共计50多万平方米的保洁清雪任务圆满完成,确保了员工的安全出行和厂区装置的正常运行。 “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从没想过辛苦,就是想把份内的工作做好,在石化这个大家庭,再苦再累都幸福。”质朴的话语说出了她们对企业的依恋与热爱,她们用勤劳的双手绘就了石化城最美的画卷,冰雪中磨砺出的正能量更加让人感动。  (通讯员 苏雨冬) (策划 田菁芳 郑长红 王晓静 执行编辑 郑长红 责任编辑 田菁芳)

2013-04-26 来源: 责任编辑:

本文由http://www.popsuede.com/wenhuahuodong/422.html原创,转载请备注出处谢谢配合!

下一篇:化工三厂用长城压缩机油单一来源采购公示上一篇:大庆石化公司化工一厂裂解车间用去除大机组油泥胶质设备采购招标公告